中国UFO悬案调查第三季:谜影穿越二十年

金沙全部网址 www.humanitiesinaction.com  

《中国UFO悬案调查第三季》这一次将调查的目标对准了中国东北,聚焦在二十年前和二十年后相同地区两起UFO目击事件上。2008年5月,黑龙江省大庆市民拍摄到夜空中频繁闪亮的神秘光点,而1988年8月,也是在大庆地区,老摄影师郑德春拍摄到了更为绚丽奇妙的夜空光团,20年后,在我们与郑德春的共同努力下,查明大庆市民年拍摄的不过是一个在夜空中放飞的夜光风筝,而1988年的UFO目击事件却在调查中越来越扑朔迷离,目击范围竟然广布东北三省的大部分地区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经过走访考证,越来越多的资料和目击照片让多年前的那次轰动事件越来越清晰,而一份完整的录像的浮现,和众多专家的分析研究,证明这很可能是一次神秘的不为人知的前苏联导弹试射过程的空间投影,虽然仍存蹊跷,但是在解读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了夜空这一神秘领域中神秘背后的种种真相

    谜影穿越二十年(一)

    
内容提要:2008年5月中旬的一个夜晚,黑龙江省大庆市民王庆峰在自家阳台上拍摄到了一个让他永生难忘的镜头,夜空中斑斓多彩的飞行物闪耀夺目,但却无法看出真身。在大庆晚报的报道过程中,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的老摄影师郑德春也参与其中,在我们的共同调查之下,发现王庆峰拍下的可能是在夜空风切变环境下出现的一个普通的夜光风筝,在对比结果下,王庆峰也终于释然,然而郑德春却无法满意,20年前,他同样拍摄过夜空中的神秘现象,但是那究竟是什么,迄今无法说清。     

中国UFO悬案调查第三季:谜影穿越二十年

    UFO。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s。不明飞行物。千百年来,这些在天空中时隐时现的神秘物体,吸引着人类的目光,让我们兴奋,让我们恐惧,更让我们猜测不已。

    2008年五月中旬的一个晚上,一个神秘的光影又出现在了我国的夜空中。

    王庆峰妻:几乎是静止不前的,就那么一直在那儿停着

    王庆峰:我就瞅,这么小个亮点红蓝绿光,是个什么东西。在我想象中飞碟都是圆的,我没想到是个三角的。

    主持人:他的名字叫做王庆峰,家住在黑龙江省大庆市,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 那他讲的是什么呢?就是2008年5月份的时候,他无意之中在家里的阳台上看见天空里有一个不明的发光点出现,于是赶快用自己家的摄像机给记录了下来。这个消息一经公布之后呢,很多报纸、电视台都来找他做采访,并且大家都认为这恐怕就是人们一直所说的UFO。那么,王先生自己对这个也是深信不疑,所以我们对他这件事情也进行了一番深入的调查。不过在调查的过程当中让我们自己没有想到的是什么呢,由他这件事情,就是2008年5月份的事情,居然能够牵出来20年前发生在东北地区的另外一起UFO事件,那么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呢?咱们还接着从王先生这儿讲起。

    2008年春夏之交,UFO目击事件忽然频频出现在大庆各路媒体上。就在这一年的五月十三日,大庆晚报记者张传平接到了一个不寻常的电话。

    打来电话的是一名叫王庆峰的市民。从事婚纱摄影工作的他,声称自己拍摄到了UFO的录像片段,并且长达20几分钟。王庆峰的家住在大庆市让胡路区的名园小区。去年5月12日晚上8点半,在沙发上整理器材的他忽然接到了自己爱人打来的电话,妻子告诉他,天上有一个奇怪的东西!听到这个消息,王庆峰本能地拿起摄像机,直冲阳台!

    王庆峰:我媳妇打来电话,说老王,天上有一个发光的东西,你马上拿摄像机录下来,我拿着摄像机就上阳台了。我把镜头调到最近距离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不是一般的飞行器,我看好像没见过这种。

    这段录像,就是王庆峰当晚拍摄的原始资料。视频画面一直持续了20多分钟,在这期间,几种不同颜色的光点在天上不断地闪耀着。在录像中看不出这个物体的形状和大小,而在这段画面的末尾,这个发光物体很快飞走,消失在一片楼区后面。

    看了王庆峰的录像内容,张传平也不敢妄下定论,就此立即将线索刊登出来。
在对当地气象、地震、防空等部门进行取证调查之后,张传平仍然没有得到任何线索。这让他越来越疑惑,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庆市的上空呢?张传平决定求助。

    郑德春:大庆晚报张传平跟我们说了以后,说郑老师,王庆峰照了UFO的相片,然后我就说你能不能跟他说,把这个视频传到我们那边,当时就传到我们家照相馆了。

张传平求助的对象叫郑德春,是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的一位老摄影记者。而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中国杜尔伯特UFO观测站的常务站长。

中国UFO悬案调查第三季:谜影穿越二十年

    主持人:郑先生郑德春,61岁了,说实话,长相很普通,典型的那种扔在人堆里头您都找不出来的,因为是太普通的一个人了,可是在当地,他绝对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权威人士,为什么呢,因为20年来他始终在当地的一个观测站,坚持用业余时间去观测UFO。作为北京UFO协会的一名会员,我虽然也会经常关注这方面的消息,但从来没有说,晚上自己架一个望远镜,满天地去找。郑先生据说就是如此。同时,老郑又不那种跟人一见面就说,你见过UFO吗?我知道UFO就是天上的外星他们驾着船来的,还真不是那种人。用他自己的话说,现在很多的UFO的目击报告,往往都是假的,包括甚至有人说什么,你看到没有,UFO,那是我气功,我一发功,天上就出来这个东西的。从这点上讲,老郑还是一个很严谨的人。那他为什么会进行这种研究呢?缘起自1988年,也就20年前吧,他自己的一次经历,遭遇到了UFO,并且拍了一些图片,从那以后,就彻底地迷上了这个东西了。

    郑德春:就像我上大庆,小孩碰到我说这就是照UFO的人,所以又跟我照相,又让我签字,所以这是第一咱们感觉特别好,好到什么程度,就是说我们自己能够照到UFO。

    那么,郑德春拍摄到的又是什么样的UFO呢?那是在1988年8月的一个晚上,郑德春与朋友在外吃饭,回家的时候,忽然看见天上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发光体

    郑德春:当时那天空一出来,我的心里就感觉像驾云了似的,真空了似的,然后旋转扩散的时候,那个时候更精彩

    郑德春:这时候就瞅着那个橙黄色的光,放出白色的,像那个喷气式那个灰雾旋转。相当壮观了,而且给观众和这个一般的目击群众都非常害怕,都说这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吓人呢。

    事发突然,郑德春并没有携带照相机,没能把这一幕拍摄下来让他十分遗憾。次夜,他带着同事早早就来到野外守候,因为他预感那个奇怪的发光物体还会再次出现!

    郑德春:当时有什么预感呢,就是我们发现天都特别静。因为它这个东西出现,咱们这个规律看,它不是说这个天空什么的云彩交加或者阴天,不容易发现。所以都在万里无云,天空特别清静,这样容易出现。

    闷热的夏夜,一片沉寂。但大家的心却无法沉静下来,一种异样的感觉笼罩心头。为了这不确定的等待,郑德春心里也在忐忑,那个神秘的发光体,真的还会再次出现吗?

    郑德春:我们的精力特别集中。那时候我们的县里中心街有个广播喇叭,广播电信局安四个喇叭,天天往上都用那四个喇叭播音,正好它9点钟鸣笛。我们那个喇叭9点钟就停机了,它就不播了,正好鸣完笛,我们就集中,瞅它了,天空也静了,外头也没有噪音了,就瞅着它。这时候,呼!那个心情特别地激动。

    不明发光体果然又如约而至!大家拿出设备,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兴奋劲儿,开始抓拍这令人头晕目眩的瞬间!就这样,一个完整的不明发光体的出现过程被记录了下来。

    郑德春:它一出来像一个球状,到旋转扩散的时候,它喷出来的烟雾就像那个喷式飞机那个灰白色。那个烟雾一样一样的,就是旋转,然后扩散。

    更为奇怪的是,这个不明物体在第三天又一次在相同的时间像约好了一样又出现了。

    郑德春:连着三天,三天出现完了之后,我们感觉这事挺严重。齐齐哈尔,海拉尔,大兴安岭,大兴安岭那时候我们也建个站,跟这个一样,二一不差,一点也不差。跟苏联也取得了联系了,苏联UF0研究会对这个事没有解释,说我们没放什么东西。

    这一次成功的拍摄,郑德春到今天仍然记忆犹新。但是,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也成了他心头纠缠20年的谜团。自己拍下来的神秘发光体究竟是什么,是人造的飞行器,是极其罕见的自然现象,还是真的有什么更为神秘的来头呢?他常常在想,如果当时设备再先进一点,或者有一部录像机,可能这个神秘发光体会有更多的线索留下来。20年间,新的观测设备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是这种神秘的发光物体,却再也没有出现,一直到2008年,王庆峰拍摄的录像出现在他的面前。

    张传平:他私底下跟我说,影像是第一次发现,所以说他觉得他这个事业干了这么多年,他认为这一次这个短片应该是非常重要。

但是看到这段录像的时候,郑德春激动而又困惑。这并不是他当年拍摄的那种光团一样的飞行物,而是夜空中静止闪烁的光点。那么这又是什么?郑德春也无法说出答案。

    主持人:我们说,当我们见到一个你从未见到的东西又模模糊糊的时候,它到底是什么,肯定在我们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不同的投射,根据你这个人的经验、知识结构,包括你的民族背景生活习惯都会影响到。那么我们的记者当他第一次看到这个的时候,他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结论,让我都很吃惊,他得的结论,他认为这是一个风筝。他觉得这好像就是一个很规则的造型,在空中飘飘忽忽的,那样一个风筝。那么有没有半夜发光的风筝呢?现在让您看看我手里拿的这个东西,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现在的这么一个小电器零件,有一个开关,我打开之后是什么样子呢您看到没,五颜六色红的黄的绿的光它就闪现出来了。这是什么呢。这是一些风筝爱好者们给自己风筝上做的标记,什么时候使用呢,这些人往往都是喜欢夜里来放风筝,他们把这种灯挂在风筝线上,挂在风筝上,尤其是固定在风筝的边缘之上,这样当风筝飘起来的时候就很好识别了。而且呢给人一种亦幻亦真的感觉。所以当我们的记者对王先生说了,我觉得您这东西不会拍的是夜里的风筝吧?王先生说实话真有些不高兴了。咱们想,作为一个很普通的人,以前没有关注这个东西,人家无意之中遇到这个事情,拿摄像机拍下来了,遇见一个记者,你记者来一句,您拍这是风筝,谁都接受不了这个事情。但是咱们说,我们这个说法就一定是正确的吗?必须还得找到别的证据,那首先想到的毫无疑问就是人证呗,也就是说在去年五月份的那天晚上,还有没有别人也看到了它。

    随后,我们在王庆峰所在的小区附近找到了更多目击那次事件的人。

    目击者1:就在那个上空,那个角那个位置,看着了。然后我们这一大帮就站在那儿,然后就看到飞碟红的绿的蓝的三个色在那儿一直动一直动,一直飞。

    目击者2:到那个方位咱们眼睛看也大概就这么长吧,之后再慢慢就不见了,是移动的。

    目击者3: 我是听到外面有人喊说飞碟飞碟,正剪头呢,我就好奇,我就跑外面来,当时我看到天空中大概也是在那个位置吧,然后在那儿停留,有灯,有三样色的灯,在那儿一闪一闪的。

    目击的人数变多了,但是所有的目击者都住在王庆峰家所在的小区之内,在随后的线索征集中,并没有其他地区的目击者报告。这就意味着,在晴朗夜空中停留了20多分钟的不明发光体,它的高度可能十分有限!而这个高度,仿佛给夜光风筝的猜测做出了佐证!

    而在对王庆峰所拍摄画面进行提亮处理之后我们发现,几个光点所围成的形状,正是与常见的飞机型沙滩风筝有些相似!这是不是就说明,王庆峰拍到的“UFO”就是一个飞机状的夜光风筝呢?但是王庆峰本人却不同意这种说法。

    王庆峰:为什么第二次没有出现,我从5月12号一直等到现在,他不能放一次就给扔掉了吧,他得再放吧,接着放吧,没有出现。

    王庆峰自然无法接受这种猜测。为了把事情的真相查清楚,并且解答王庆峰的疑惑,我们找到当地知名的特技风筝俱乐部,而俱乐部的主人袁冰是大庆市最大风筝店的老板。

    袁冰:灯已经很普遍了。因为现在大庆这地方可能还少一点,在北京可能很普遍了。一般晚上玩风筝都带灯。
 
在袁冰的风筝店里,出售着种类繁多的特技风筝、夜光风筝,和各种挂在风筝上的小灯。据他介绍,如果夜空晴朗,高亮的风筝灯在几千米的高度仍然清晰可见。那么,究竟王庆峰拍到的是不是就是这类风筝呢?在我们的邀请下,当晚袁冰携带着特技风筝和风筝灯,造访了王庆峰,并且看到了那一段发光体的录像。他能够说服王庆峰吗?又如何说服呢?

    袁冰:我第一印象就是风筝。我不会想得很多,我就认为是风筝。即使是其他的东西我也会联想到是风筝,因为我自己经常放这些东西。咱们在视频里看到的风筝完全可以做得到。

    在王庆峰的家里,袁冰向他展示了自己店里出售的各种风筝灯。

    袁冰:冬天的时候龙岗市场,有一伙人他们买的这个灯,他们买的。看,他们买的这个灯。这个灯夹上跟你刚才看那个差不多,夹成一个大三角,就是晚上的时候,这个东西咱是随意夹的。你想夹啥形都行,你想夹三角夹三角,你想夹鱼形夹鱼形,甚至说,你要想更夹好点可以夹自己的名字,比如说你叫明,你叫冰,你可以夹出来,这种灯属于普通的,普通的一千米都能看到,有一种高亮的,高亮的五千米以下全能看到,你看这种灯只要你视线能够到你就能看到灯。

    随后为了印证夜光风筝在录像机中拍摄的效果,袁冰在室外的广场趁着夜色将风筝放起,而这段录像摆在王庆峰眼前时,似曾相识的景象终于让王庆峰也恍然大悟了。但是即便是这样,依然有一个疑惑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王庆峰:收线的时候,风筝收线的时候得30分钟,它这个3秒钟就没有了。另外一个它这个灯光可以稍微消失一会儿再出现,风筝的灯光,好像消失不了,一直闪着。它消失了挺长时间,我肉眼还瞅着,我说这个东西为什么没了。

    如果是在夜空中发光的风筝被王庆峰偶然拍到,却为什么又会在夜空里神秘“隐身”一段时间呢?在王庆峰的录像中,的的确确出现了发光体忽然消失的情况。而这个不明物体最后消失在王庆峰视野中的时候,速度很快,与正常收线下落的风筝速度完全不同。

    袁冰:中间有一段看不见就是观察风筝的这个,比如说风向,像大庆这个风向,它有时候风向在这儿,有时候风向在这儿,有时候风向在这儿。一天就是说,在这个时段风向不停的变化。你比如说风筝是这么飞,突然风就是吹一口,可能这么一撅,或者是撅起来,等过去了再过来,这个中间正好赶上你这个视角往上瞅的时候,可能就是视角变差,就看不到了。

    同时袁冰猜测,王庆峰录像中光点的急速消失,正好与他拍摄之后这个风筝不再出现,相互印证,形成了一个巧合!正是因为当晚高空风向的不稳定,使得风筝突然断线或者出了什么别的问题,才很快就消失在王庆峰的镜头里。

    主持人:线断了,自然就不知道风筝飞到哪儿去了,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而且大夜里的,谁说得清楚到底是谁放的呢?所以说我们是既没有找到这个失落的风筝,也没有找到这个放风筝的人。所以说呢,到这儿也只能说,如果是夜里带发光器的这个风筝的话,可以造成和王先生所记录下来的影像里面相同的光点的轨迹。至于说是不是就是由风筝造成的,这事儿就不好说了,不过王先生自己呢倒是比较认同我们这个看法。当然了,现在玩风筝的人很多,而且民间有爱好飞行的人士,甚至民间人士都能做出这种碟形的飞行器,让它都能够飞起来,这确实是让人感到很了不起,那么在特定的环境之下,这种东西一旦飞起来,被人误认为是飞碟,UFO,这也是一个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让我们感觉到意外的是,那就是由这个事情引发出来的20年前的一个事情,实际上我们对于此次UFO事件进行的调查还远远没有结束,这只是刚开了一个头而已。
 
事件已经过去几个月,夜空中飘忽不定的光点,在郑德春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20年的时间,足以让正值壮年的摄影记者成为壮志未泯却步入花甲的老人,他苦苦等待ufo的视频,却一次又一次失望和困惑。1988年的那些夜晚,他到底拍到了什么?究竟是什么在天上旋转,照片中弥散的怪雾又是什么?在我国曾经不止一次出现夜空中的螺旋发光体,它们和郑德春拍摄的有些相似,但却有更多的不同。王庆峰的拍摄和郑德春的照片将我们带进了这穿越了20年的谜案之中,但我们不曾想到的是,接下来等待我们的,是充满意外与迷惑的调查之旅。

    谜影穿越二十年(二)

    内容提要:大庆市民王庆峰拍摄到的不明发光体是夜光风筝,在风的切变作用下产生了神秘的隐身现象。在我们继续调查20年前郑德春拍摄的UFO照片的时候,北京一位天文爱好者同样提出了这会不会是风切变作用下飞机形成的特殊尾迹。但进行对比分析之后我们发现,20年前同时目击那次现象的范围远远超过了飞机之所能。而2008年6月,另一家电视台在采访了郑德春之后提出,这可能是一次火箭爆炸的残骸,在与火箭专家共同分析之后,这种可能性也被排除。

中国UFO悬案调查第三季:谜影穿越二十年

    20年前,由一名叫郑德春的摄影记者带队,拍下了这让人着迷而又恐惧的不明飞行物!

    郑德春:都非常害怕,都说哎呀,这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吓人呢。

    为了探寻那离奇经历的背后真相,郑德春苦苦观测20年却再没有真正拍到。

    主持人:我们说,前面已经给大家看了,1988年的时候一个叫郑德春的人他在东北地区记录下来的一段不明飞行物的图片。后来呢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郑德春一直就在某地从事业余的这种ufo的观测,一观测就是二十年。为什么呢?他一直期望能够找到和自己当年见到的东西很相近的东西。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在整个大庆地区依然是有不少的UFO报告,但是呢,要么就是这些人只是看见了,并没有准确记录下来,要么就是一些玄而又玄的东西,比如把孔明灯之类的东西当成了不明飞行物。总而言之都是不太可取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郑先生也很失望。直到去年也就是2008年5月份的时候,大庆呢一个叫做王庆峰的先生在自己家的阳台上拍摄到了一段不明飞行物的录像,这段录像记录的也是一个不明的发光物体飞行的过程,当地人很快就找到了郑先生,郑先生看完之后认为这跟自己拍摄的完全不一样。后来经过调查大家基本认定,王先生拍的那个只不过是人们夜间放的一个带有发光装置的风筝而已。这件事情算是了了,但是对于郑先生而言,他的UFO悬案到现在可还没解决呢。

    自己拍到的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让郑德春一直困惑了20多年。在这期间,大庆地区不断出现各种各样的UFO目击报告,而正是这么多的神秘事件,使得很多媒体的注意力一时间集中在了这个东北重镇,中国油城。今年6月,一家地方电视台也为此事前来采访,并且在节目中提到了郑德春以前拍摄的照片。而他们认为,郑德春拍下的,可能就是一次火箭脱落而爆炸的残骸!不想,这样的猜测却引起了郑德春和很多爱好者的不快。

    郑德春:哪有那样的残骸,它掉下来也就直着走,也不能转圈爆炸。

    事实上,这个节目的猜测并非没有根据。几十年来,在我国各地已经有陆陆续续好多次夜空中螺旋发光物的目击,而这其中,有的是照片,有的是录像片段,,更多的则当事人的回忆和口述。在这些资料中有一份尤其值得注意,那就是发生在2005年,我国新疆喀纳斯地区的一次螺旋发光物的目击,而走近科学的记者在当时也参与了事件的调查。

    2005年9月8日,新疆上空出现一个飞速运行的螺旋发光物,而这个神秘的东西被几位目击者同时看到,并摄录下来。后来经过多方查找证实,这个不明发光物的出现时间与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火箭发射基地发射运载火箭的时间完全吻合。而在采访了有关专家后我们得知,确实在一些特殊的观测条件下,运载火箭的脱落残骸,的确可以在夜空中形成这样的螺旋发光形状!

    那一次事件中的火箭残骸,与郑德春在1988年拍摄的照片的确有几分相似,难道说郑德春拍到的UFO也是这种东西吗?

    可是当我们将两组不明飞行物放在一起比照的时候,疑点一个一个地蹦了出来。郑德春拍摄的螺旋发光体更大,照亮大半个夜空,在画面的左下方能依稀见到火焰状的薄雾。这些特征在新疆喀纳斯事件中并没有出现,相比之下,两者虽有相似,但有更大不同。更为重要的是, 20年前的这个不明发光体出现不止一次,至少在黑龙江的杜尔伯特县,就连续三天都有相应的观测报告。

    郑德春:因为连着出现三起。一个火箭残骸爆炸,那就碰巧赶上了到头了,怎么连着三天呢?它能今天九点扔一个,明儿九点再扔一个火箭残骸,那不赶上闹笑话一样吗

    一次火箭发射的残骸有可能被连续观测吗?会有连续发射火箭的情况吗?带着老郑的质疑,我们来到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

    刘竹生:我们这个发射时候有一个叫发射窗口,所谓窗口就是时间段,但是那样发射几乎是不可能的。要是失败了,因为有火嘛,必然是已经点着火了,失败的火箭,他运的东西我们叫有效载荷那也毁了。你再把它组装到一起,测试,不可能今天完了明天又一个。

    火箭发射不但代价极其昂贵,发射的时间也有十分严格的要求,专门的术语叫做发射窗口。一般来说,在几天之内找到最合适的窗口都不太容易,更不可能在天天同一时间发射了。那么,除了火箭残骸,是不是还有什么不为人所熟知的人造飞行器可能造就这样的现像呢?专门从事天文观测研究工作的北京天文馆工程师寇文在对郑德春的照片研究之后,提出了他的猜测!

    寇文:像我们在观测神六的时候,包括我们在观测嫦娥的时候,除了观测到这个人造天体的这个本身,飞船的本身,同时也观测到了它末级的火箭。

    运载火箭的飞行需要依赖很多个助推器的喷射,而末级火箭正是运载火箭的最后一级助推器。它在飞船进入轨道的时候与飞船分离,之后便按照相对稳定的椭圆轨迹在太空中运行很长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内,只要天气允许,几乎天天都有观测到的可能。

    寇文:它现在也是成了围绕地球运转的一个人造天体,那么它会越转越低,最终会落到这个地球大气层里边坠毁。我们在观测到神六飞船过去以后,那就是一个小亮点在天上缓缓地飞过,那么相隔半小时以后,那么又一个更亮的亮点过来,   那么这个就是它的末级火箭。

    很多天文摄影爱好者在我国神舟宇宙飞船发射之后,都曾经成功拍摄到末级火箭的照片。末级火箭在人们的视野里仅仅是一个发亮的光点,被照相机拍下来,也不过是一条细细的线状轨迹,这与郑德春拍摄的螺旋发光体完全不同!
寇文:在不正常的情况下,或者在特殊的情况下,或者在刚刚和这个飞船本身分离了以后,它还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会出现,比如说它的燃料还没有烧尽,还能再往外喷燃料,而且喷的这个角度或者是方向有什么异常,那么能够让这个星体本身形成一种,一边围着地球在转,一边自身在做一种螺旋式的旋转,就是这种可能性,看看火箭方面的专家能不能给我们一个解释吧。
而对于这种说法,长征2号F型火箭的总设计师刘竹生同样也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刘竹生: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人在地球上要是真要看末级火箭,几乎是肉眼是看不见的。只有它返回大气层时候才能看见,所以不断每天都看见是一个不可能。

    主持人:这就是北京天文馆拍到的一个末级火箭的运行轨迹,我们说运行轨迹指的是什么呢,你千万不要以为它真的是这么一条线过去的,而是无数个小点把它连接起来的,一点曝光,一点曝光,这么曝光曝过去的。所以我们从这个画面上看是一条线。那么另外还有一点,我们说他和郑先生拍摄的不一样的是在哪里呢?我们刚才也看到了,那个东西它基本上是与地面平行飞过去的,顶多因为视角的不同,因为地球是圆的,它有一种从上往下的感觉。可是郑先生拍摄的这个呢有很明显的从下往上升这样一种意味。另外您看到了没有,尤其是这两张,就是说它的背后拖着长长的大尾巴,而这个尾巴还很不规则,这会是什么东西造成的这种现象呢?火箭是一定做不到的,在这种情况之下有人说了,难道不能是飞机造成的这种现象吗?可是如果是飞机的话,它难道天天都这么准时的在这儿飞吗?您还别说,刘竹生老师很同意这种看法。他说不是宇宙飞船,不是卫星不是火箭,能够在同一地点连续三天出现的话,都被人们看到的话,那很有可能它就是一个有固定航线的飞机!

    在北京天文馆分析照片的过程中,还有一位在场的人也怀疑郑德春拍到的正是飞机。他叫赵雪飞,多年之前正是北京UFO研究会的调查部部长。

    赵雪飞:我只是从我这个航空专业的角度去调查这件事,发现几乎是90%以上我都能给它,只要是在咱们国家空域范围内的,我都可以通过关系给它调查出来,一般都会落实到航空器飞行的各种灯光、尾迹这上面。

    赵雪飞的说法让人不禁疑惑,我们日常看到的飞机飞行基本不带尾迹,而在一些特殊情况下,飞机会喷出一条长长的带状尾流,这种尾流是由于发动机喷出的碳粒与冷空气结合,形成的凝结核,或者是飞机发动机喷射的炙热气体影响周围空气造成的,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种形成尾流的方式。在各种飞机的越境飞行,和特技飞机的表演中,我们常常可以见到这些奇妙的飞机尾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拉烟。那么,究竟什么样的喷射,才能在大气中导致如此广大范围的光晕,并且呈螺旋形状呢?

    赵雪飞:在冷暖空气交界的时候,它的风向是完全不一致的,甚至相反都有可能。实际上我们飞行员经常接触到这种天气,他们叫风切变。

    我们所处的地球大气层中,空气运动错综复杂,变幻万千。赵雪飞说的那种现象叫做风切变,简单地说,在大气中的两点之间由于种种复杂的气象原因,会造成风力、风向的突然变化。而变化的具体表现,就是各种不确定的空气激流。

    赵雪飞:放风筝的人也经常碰到这种现象,他把风筝放得不太高的时候,可能这个风向是北风,放得更高一点,风向又变成南风了,这个风筝方向就变了。如果这个尾迹是在这么一个不同高度,不同风向的情况下,它很有可能会造成这个尾迹的旋转。

    在之前的调查过程中,大庆市民王庆峰拍摄UFO事件也涉及到了这一点,那就是风切变引起的高空风向变化。很可能正是因为高高飞起的夜光风筝在高空遇到不同方向的气流,才使得风筝出现偏转,造成了光点在视频中莫名其妙的“隐身”。难道说,20多年前郑德春拍摄的螺旋发光体与王庆峰事件,真的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多年悬而未决的神秘事件,会是飞机所导致的吗?

    赵雪飞:当一个空中的一个空气的激流在这个尾气的下面,这个凝结的尾气往下要沉的时候,这个一个方向的激流给运动带过去,然后就给它带出类似的螺旋的现像,实际经常看飞机尾迹也能看得到这种现象。如果这个条件比较稳定比较合适的话,这是一个连续的一圈一圈接着一圈。

    如果真的是飞机喷射,照片中令人疑惑的薄雾似乎也能说得通了。可是疑问仍然存在,我们观测飞机尾流一般是在白天,天空能见度好的时候,而且飞机的尾流并不发光,然而不明飞行物出现在临近深夜的21点,那个时间能够看到如此明亮的飞机尾流吗?

    赵雪飞告诉我们,1988年的夏天,正好是夏令时,而晚上九点实际上不过是平时的八点左右的状态,在这个时候,因为地球的自转,人所在的地面已经处于黑暗,而飞机所在的平流层正好处于能够被太阳照射的高度,当飞机的尾流形成凝结核,这些凝结核会反射太阳的光芒,从而被地面观测到。

    按照赵雪飞的推理,飞机如果想在夜空中造出这样的螺旋状的尾迹并非不可能。但是我们仍然有一点疑虑,那就是飞机的高度问题。

    在上一集中,大庆市民王庆峰拍到的所谓ufo,高度很低,与夜光风筝的高度差不多,所以看到那个东西的人,都住在同一个小区里。

    当今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飞机是美国的 X-15 A研究试验机。它能飞将近100千米,如果按这个最高值来计算,假设A地点上空100千米有一架飞机,那么我们在地面上丈量100千米的距离,画一个B点,这就是一个等腰直角三角形,我们可以知道,从B点观测A点上空的飞机的话,仰角是45度,这是一个很合适的观测角度。但是如果把这个底边延长,再延长,观测的角度就会无限变小,也就是说,观测者距离A点超过400千米的话,因为角度太小或者遮挡物的存在,地面的人再想看到这架飞机就很困难了。那么,1988年那个神秘物体,又被多少人看到了呢?

    郑德春:齐齐哈尔,海内尔,大兴安岭,大兴安岭那时候我们建个站,跟这个一样一样,二一不差,一点也不差。
  
   为了验证郑德春的说法,记者离开杜尔伯特,由近及远前往周边地区进行调查,搜寻目击报告。我们很快便找到了一位目击者,他住在离杜尔伯特县300千米的绥化市。

    王庆伟:当时我们在返回绥化的路上,就看到一些人都下车,都往西北方向看。这么一看,就发现这么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当时我们看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不是很大,很亮。

    王庆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的一名政府公务员,1988年8月25日晚,他在出差的路上和同事一起目睹了那个螺旋发光体的出现!

    王庆伟:圆圈似的这个东西,越来越大,但是它就不那么亮了,它有一个非常的特征,就不那么亮了,就像一层薄雾一样。四五天,天天晚上我们都看一看。

    绥化市目击者的描述印证了郑德春的拍摄:西北方向出现的螺旋发光体,消散的薄雾,而且在那里的连续目击天数更是达到了四五天。在取得绥化市的目击报告后,我们向西北开进,来到了郑德春提到的内蒙古自治区的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果然,我们在这里也找到了目击者。巴图和宫玉山是呼伦贝尔市草原工作站的工作人员,他们对1988年8月份的夜空奇象同样记忆犹新。

    宫玉山:一开始就是一个亮点。我一看顺口说,这是不是传说中的飞碟啊。完了逐渐开始往单位这么走,它就是慢慢慢慢往高升,升到这个方向的时候就开始散了,这个光开始散了,变成大扁圆似的。

    巴  图:就像彩虹似的,转,有点转。
宫玉山:就跟我们说的似的,就想飞碟似的,底下还有一柱烟。

    宫玉山将目击情况画出来的时候,我们发现这同样与郑德春的照片十分相似。

    宫玉山:拉长,这是雾状,最后来全部弥散。整个散的时候就是一大片光没了,这时候就没了,就是一片雾状的,整个天空。这个时候好像有旋转,给人一种感觉有旋转。

    随着走访范围的扩大,我们发现,在黑龙江的绝大部分地区,吉林、辽宁以及内蒙古的部分地区都在那几天几乎同一时间观测到这个奇怪的现象。所有目击者在当时都被这个旋转发光的物体深深吸引,同样也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一时间猜测纷纭。而这些目击地区已经组成了一张面积达到上百万平方千米的目击网络,这个范围早已经远远超出了飞机所能达到的最大观测距离!

    主持人:种种事实告诉我们说,虽然飞机能够制造出来类似这种螺旋状的尾迹来,但是飞机不可能飞到那么高的地方,也不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让同时身处在几百公里范围之内的很多人都同时看见它。那么它既不是火箭,不是飞船,又不是飞机,那他会是什么呢?有人说,它会不会是一种自然的天象呢?比如说发生了一个什么天文现象,流星或者是彗星?如果咱们不看这个图,你单想,说有一个不明物体,飞,它背后拖着一个大尾巴,我们可能会想到是彗星,但这个家伙跟我们见到的彗星差太远了。而且彗星也好流星也好,应该它都是这么与我们擦肩而过的。绝不会像它这种,是往上走的。这就让人觉得它的运行方式实在是太过诡异了。那么与此同时呢,我们找到了另外一个线索。那就是几乎在同时,另一个地点人们也记录下来了一些资料。这些资料到底是能够帮助我们还原事情的本来面目,还是会把我们引向另外一个更加神秘的领域呢?欢迎大家明天接着收看我们的节目。

    谜影穿越二十年(三)

    内容提要:1988年8月下旬,连续多个晚上在我国东北地区出现的UFO目击事件在当时造成巨大轰动,而这件事情在当时就被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的王思潮所关注,我们找到王思潮,并在他那里得 到了众多绝密档案和目击报告,更多新的照片呈现在我们眼前,而王思潮则认为,这极有可能是一次外星飞行器的目击事件!我们对他的调查过程进行了分析考证,并与此同时继续深入进行更多目击报告的追查,这时我们发现了黑河市气象局工作人员留存的一个录像片段,20年前那震撼人心的过程展现在眼前,并且提出了更多的疑问。

中国UFO悬案调查第三季:谜影穿越二十年

   主持人:大家好,我们今天将继续为您奉上中国UFO悬案调查的第三季。故事的主人公依然是前两集当中的郑德春郑先生。郑先生职业是一个摄影记者,这儿还有一张采访证,出席的是中国ufo新闻会的采访证。那么郑先生为什么会对UFO这么感兴趣呢?那就是因为在1988年的时候,他在自己的家乡,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拍摄到了这样一组画面。这组画面告诉我们的似乎就是一个不明飞行物在那里飞行。一开始是一个小光点,慢慢地是一个小光环,再后来就像是一种深海里面生物的那样一个镜头了,这是一张吞吐云雾的大嘴,后面是一个妖异的尾巴。到了这儿,感觉真像传说当中的一种妖风邪气一样。这样它慢慢地逐渐消失了。其实郑先生告诉我们说,不仅仅是他,因为事发之后他马上联系了周围很多观测地点的人们,结果发现在很大的一片区域里面,同一时间有不同的人都观测到了这个怪异的现象。

    王老师:像我研究不明飞行物研究已经有37年了,当然有相当多的是已知的事物。但是很多东西,它不是就不是。

    王思潮是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的研究员,螺旋发光体,一直被王思潮认为是“不是就不是”的一类目击事件。仅仅在他手上,各种各样的螺旋发光体的目击报告就有几百份。

    王老师:这种螺旋状的,带旋转这样的不明飞行物,这个不是第一次了

    正如王思潮所言,我们的记者也曾经不只一次就螺旋发光体出现的现象请教过他。

    2005年的9月,一位民航驾驶员在飞往山东青岛的途中,看到了正前方出现螺旋发光的奇怪物体。这个线索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随后,我们又找到了位于辽宁、吉林和内蒙古等地的其他目击者,在那一天,他们都看见了空中出现的奇异现象。

    然而,在随后的调查中我们发现,不同地区的目击者,看到的ufo并不一样。在对调查资料进行总结分析之后,虽然我们没能最终确定那个ufo的身份,但是我们可以模拟那个不明飞行物的运动轨迹,它一路飞速穿过大片天空,被各个地区的目击者看到不同的形态,最终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然而郑德春拍摄的螺旋发光体,不但比它大得多,而且是连续几天同时出现。更为重要的是,不同地区的目击者所描述的不明飞行物都是一样的--一样的时间,一样的方位,和一样的形态。

    王思潮告诉我们,他很早就得知了1988年8月份在黑龙江上空目击UFO的这一次事件,在他手中,有着几十个不同地区同时目击这次事件的珍贵档案!

    王思潮: 1988年的8月份,从25号到31号多次出现奇特的UFO事件,当时我们收到了黑龙江、吉林、辽宁还有内蒙古,有这四个省自治区发来的将近有七八十封观测报告。他们就是说第一看到什么现象,把它描写甚至画了图出来,他们就想知道是什么东西。

    在之前的调查中,在很多城市我们都找到了那次不明飞行物的目击者。在查阅了王思潮手中的档案后我们发现,我们调查过的目击范围加上王思潮手中档案的目击者分布,已经构成了一个覆盖东北三省和内蒙古北部边境地区的庞大的UFO目击网络,这能说明什么呢?

    王老师:当时好多地方都看到,就是在黑龙江比较南面和东面都可以看到在西北方向出现。它是在空间出现,这个可以敲定下来了。

    曾经有人对这个UFO提出过各种各样的猜测,比如飞机产生的尾流。事实上,在大气中风切变的作用之下,飞机喷出的尾迹的确可以制造出螺旋状的形态,加上事发的1988年夏季正值夏令时,因此在夜晚9点左右的时候,飞机所在的平流层依然可以被太阳照到,而飞机尾部喷出的碳粒等凝结体可以反射阳光,看起来就如同自身发光一般。但是,飞机飞行的最大高度也不超过十万米,而1988年郑德春拍下的不明飞行物的高度却远在这之上,达到了外层空间的范围!

    王思潮:就是真空的,就不是在十几千米这样的对流层。这上面的话,无非就是三种现象。第一种是天文现象;第二种就是那个空间飞行器,或是火箭,卫星这些东西。

    而北京天文馆的工程师寇文在看到郑德春的照片之后,也提出过会不会是宇宙飞船的末级火箭的猜想,但是在我们就此询问我国著名的火箭设计专家刘竹生之后,这种情况也被排除了。那么,这个连续在东北夜空中出现的神秘物体,究竟会是什么呢?

    王思潮:第三种就是我们未知的,也可能是外星飞行器的这种情况,第三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主持人:外星飞行器。这个说法太令人吃惊了。如果说这是真的话,有外星人驾驶飞船,曾经光临我们这里,哪怕它是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但是当时我们居然有人用摄像机记录下来这一光辉的时刻,那么将来拿给子孙后代看的时候,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一段影像资料啊。别说是普利策大奖了,就是再高的荣誉,都应该送给我们当时的记录者了。可是我们说实话,您讲它是外星人的飞行器的话,这里面的证据到底是在哪里呢?不能说拿了一些图片过来就讲,这个它就是外星人的啊。可是我们人为什么总会喜欢把这些东西联想到外星人呢?曾经有科学家这样分析过,那就是因为在我们人类、任何一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种无法去克服它的孤独感。这种孤独感是与生俱来的,当我们的祖先原始人在旷野之中仰望星空的时候,他肯定也会想,我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也在想他和自然,和脚下的土地,和天上的星斗之间的关联。其实说白了,那就是当我们每一个人在宇宙当中去让我们的思维驰骋的时候,难道我们自己不希望与一个外星人发生偶遇吗?我们不希望结识几个外星伙伴吗?换言之,从某种层面上讲,真说不定当我们发射火星探测器到火星去探测的时候,也许有另外一些人,就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着我们,接近着我们,只不过我们谁都不知道而已。当然,这一切都是猜想,都是处在一种研究阶段,并没有实际的证据,我们说仅靠照片,难道就能够告诉我们这样的答案吗?王老师说,不知是你们找到的这些照片,实际上在我这里同样还有当时同一时间但不同人拍摄下来的照片!

    这就是王思潮手中的照片,拍摄者叫吴淑贤,1988年8月27日拍摄于黑龙江的齐齐哈尔市。从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出,郑德春拍到的那个神秘的光团有了清晰的轮廓和发展过程,而且新的照片中,我们又看见了不明飞行物下面的那一片奇怪的薄雾,它也有了更加明显的轮廓,甚至和飞行物轨迹有明显的断裂!那么,王思潮又是如何从这些静态的照片中,看出这个东西可能来自外星呢?
  
王老师:首先这次漠河气象局当时有观测,观测出来就是说25号和26号在西边出现,它那个仰角是30度,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数据,他们是气象站观测,这是他们专业,这点精度比较高。

    根据吴淑贤刊发的资料,黑龙江省北至漠河,南至哈尔滨都目击了20年前那次不明飞行物的出现。这与记者的调查范围是重合的。王思潮决定复原那个东西出现时的场景。结合记者提供的最新资料与之前的已有线索,他要对所有已经证实的数据进行半定量的估算,确定这个疑似外星飞行器的东西,在20年多前被东北地区的人们看到时,究竟在什么地方。

    王老师:当然这个有一点误差,误差不是很大。当时是在前苏联的嗤嗒市北偏东150千米地方的上空出现,它是缓慢在移动。移动的时候,一边旋转,一边移动,一边喷出来一个光圈的东西不断扩散而来。

    将吴淑贤和郑德春的观测资料相结合我们可以看到,不明飞行物中心的发光体基本上在原有位置上下和左右移动,而且看起来十分缓慢。

    王思潮:从漠河、从不同角度看,它没有什么明显移动。那么我们假设,我们给它估算得范围大一点,为了计算速度,我们假设它移动了300千米,在20分钟里面,移动了300千米,就是300公里,那么即使移动成这样的速度,它也是在20分钟里面移动这样一点而已,就是说每秒零点几千米的速度。

    按照王思潮对照片的估算,这个停留不动的飞行物的速度远远低于每秒一千米,否则它早就离开那个地方消失不见了。

    王思潮:这么低的速度,在那边停留20分钟左右,这样的不明飞行物,那么如果是人类发射的飞行物早就掉下来了。

    如果人类飞行器在宇宙空间里做不到这样的慢速停留,那么,它又会是什么呢?

    王老师:外星飞行器。但是不一定有人,外星飞行器人家就想,外星飞行器是不是有外星人驾着来的,那倒不一定,这个人类的飞行器飞到火星上,人没有去,在这个上面,这样转,那样转,当然这个飞行器比人类火星飞行器还要强多了。

    这是一个十分大胆的猜想!他设想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飞行器,在天空中忽然现身,停留在俄罗斯赤塔地区150千米以上的高空,它以我们无法理解的技术对抗着地球的强大引力,一边在真空空间上缓慢移动,一边喷射出瑰丽的光晕。而这些都被我国东北地区的人们看到了。

    王思潮:外星人也用不着自己驾驶着来,完全可以用高智能机器人驾驶着过来,他的智力可以达到,比人类高一些,或者差不多水平,他就可以来了。

    如果真如王思潮所说,这是一个外星飞行器,那么,它想做什么呢?如果是造访,为什么如此神秘,如果是窥视,为什么将华丽的光亮布满夜空呢?

    王思潮:对于蚂蚁来说,人类去观测它,它也不知道是人类想干嘛。所以这个东西的话,我现在不能够准确却回答这些东西,但是也有可能他们来研究以后,他是想观测我们这个人类世界,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但是至于他来干嘛的话,他是善意还是恶意的话,这个东西还要进一步去研究它。

    迄今为止,世界上已经有数以百万计的ufo目击报告,这里面真真假假难以分辨,其中既有我们能够以人类科学解释的人为现象,更有出于各种原因的杜撰与造假。然而1988年在中国东北的这次ufo悬案,却实实在在是一次目击者众多、观测报告真实的事件。成百上千个互不相干的目击证人,难道他们在20年前难忘的经历,真的是一次意料之外的外星飞船目击事件吗?人们对这样缺乏证据的猜测,会认同吗?

    王老师:很多人就是说,你一定要拿到,你上了外星飞行器上面去拍下照片,就是说这个东西对于我来说,我是比较留有余地的,我并没有说肯定它就是,我留有余地比哥白尼留有余地多了。这个很多科学质疑是对的,但是有一些东西,科学认识过程当中,它是一个过程。

    主持人:王老师很谦虚地说,他自己也只是讲可能,并不敢确定。但是我相信,看过我们前两季中国UFO悬案调查的朋友,恐怕都会知道,其实王老师是非常坚信自己这个观点的。我们说,无论这个东西它是外星人驾驶的飞船也好,还是说外星人不在上面,它只是一个遥控的或者是智能的飞行器也好,我们必须要找到实证才能够证明。但是仅靠这样的一些照片,我们就能够判断出来一个东西它到底是什么吗?就能够判断出来这家伙肯定就是外星人驾驶的飞船了吗?这么说的话也确实有些武断。好,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讲它是外星人的飞船的话,那么我们说它可以做到缓慢地飞行,滞空停留,突然消失,但是它这个很怪异的尾巴是怎么出现的呢?对于这一点,王思潮老师也给不出一个让他自己都比较信服的答案。那么我们的调查同样还得继续进行啊,我们不能这么简单地把一切我们看到的不明白的事情都推给外星人啊。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必须还得尽可能去寻找证据。我们在苦苦寻觅的过程当中,一个证据的出现让我们感觉到眼前那真是豁然开朗。

    记者就着王思潮所提供的诸多报道和档案进行联系和访问,一篇刊登在黑龙江气象杂志上的,名为特殊光现象分析的文章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文章中提到了黑河市气象局工作人员在1988年对那次不明发光体的观测与分析,更难能可贵的是,文章中还提到,20年前那次轰动东北的事件,他们保存有完整的录像资料!

    2008年8月底,就在东北1988年大规模的目击事件后的整整20年,走近科学记者来到了中俄边陲重镇,黑龙江省的黑河市。当我们踏足这片土地,便不禁兴奋起来,因为我们终于有机会得见20年前那轰动一时事件的庐山真面目!

    记者找到了黑河气象局当时观测的人员,如今他们大多已经退休。20年前正是他们连续观测和拍摄了那个神秘的发光体,如今说起来,他们心中依然激动不已。项田华是黑河气象局的退休工程师,1988年到现在,他也一直为这个事件所着迷而困惑。

    项田华:1988年的8月25号9点钟,我们就在外面,就在单位院里,没啥事唠嗑呢,突然间看到西北部出来一个光团。然后出现了之后,由于这个东西由小变大,越来越大,完了又是顺时针旋转、反时针旋转,当时我们就懵了,这是什么东西,从来没有看着过,一看,肯定第一个我印象感觉,不是属于我们气象的东西,可能是天外来物,或者什么飞碟。

    这就是黑河气象局辛苦保存了20年的录像带资料,时间太过久远,图像有些模糊,但是我们可以感受到,不明飞行物出现的那个时候,人们心里有多么激动。

    从录像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次无比华丽壮美的夜空奇象。一个光点急速升高,随即旋转扩散,光亮异常,而最为蹊跷的是,发光体旋转的过程中有一次明显的变向,从顺时针忽然转到了逆时针方向,这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变向,是在照片中无法看到的,也是我们在电脑模拟动画上都没有想象到的。

    项田华:当时连续这几天,整个老百姓每天就是茶余饭后议论的一个主题,因为它连续出来一天,第二天又出来了,连续出来五天。所以说议论了很长很长时间。多数人倾向于是不是俄罗斯销毁核武器,出现一些东西,能不能影响到咱们生活,影响到咱们。

    主持人:当时也就是1988年的时候,正是前苏联即将步入要解体的时候,冷战也马上就要结束了,确实当时前苏联进行过核武器的销毁。但是核武器的销毁绝对不是说,哎呀这个东西留这儿也没什么用了,打上去让它炸了吧,不是那个概念。核武器空爆的威力也是非常大的。那么这种空爆,实际上就是使用它了。如果当年前苏联真这么干的话,自己的人民会遭殃,全世界的人民也不会答应的。而且如果有这样的行动的话,那么当时美国也好,前西方集团也好,都会通过各种侦测手段把它侦测到的。那么正常的核武器销毁其实指的,就是对它的战斗部也就是核弹头这部分进行销解,先把它拆开,把其中的各个零件洗消无害化之后再深埋封存。对于它里面的核反应装置当中核物质,也要对它进行封存深埋,这样才能说是一个简单的核武器的拆除报废的过程,而并不是像有些人传言的,咣,让它炸了吧。现在呢我们可以再来看一看这段画面。我个人认为,第一它非常诡异,第二呢,它实在是太美了。尤其是到了结局这个部分,您看到了吗,原本是这样转的,突然之间你都形容不出来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就拖出了一个与之前完全相反的美丽的尾巴。如果说这不是一个UFO,这只是一团焰火的话,你会惊叹于人类的奇思妙想。但这件事情神秘就神秘在了它不是我们已知的一些我们常见到的飞行装置,或者是像烟花这类的东西,它是人们无意之中拍摄到的一个已经悬了二十多年的一个UFO的片段。它到底会是什么呢?欢迎大家明天接着收看我们的中国ufo悬案调查第三季。

    谜影穿越二十年(四)

    内容提要:在调查中,我们找到了1988年8月27日的录像资料,拍摄者黑河市气象局的项田华认为,他拍到的是一次罕见的极光现象,然而我们在对极光产生的本源进行追溯探究之后发现,在那个时刻没有形成大范围低纬度极光的必要条件--磁暴。在自然天体一一被排除,人造天体又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成立的时候,最后的希望仅存于我们不得而至的前苏联秘密实验,在与二炮导弹专家的交谈中我们得知,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录像中依然有很多疑点,我们暂时无法完全解答,但是最终我们还是将制造悬案的嫌疑犯范围锁定。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我们任何一个人,居住在地面的人,我们都希望自己能够飞起来。当我们每个人第一次去坐飞机的时候,一定都会感到兴奋异常。但是有些人他们会把自己的目光投向更深远的地方。比如有人用世界上第一架望远镜观测到了月球表面的环形山,有人用望远镜看到了火星上面的千沟万壑,还有人用现代的射电天文望远镜发现了宇宙虹霓这样一个现象。那么在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些人,包括我们普通的人,也都在仰望星空,去寻找自己心中的答案。在这个过程当中,也许我们看见了前面列举的现象,也许我们还关注着另外一个东西。那是什么呢,那是不明飞行物,UFO。照这个理由来说的话,大家恐怕都以为UFO那就是飞碟,就是外星人驾驶的飞船。其实关于不明飞行物,它有不同的各种各样的说法。哪怕是一架纸飞机从我们眼前飞过的话,那么如果我们不知道它是纸做的一架飞机的话,我们都可以管它叫做不明飞行物。UFO三个英文单词的缩写,U是最重要的,也就是不明的,不知道的。FO呢,是指它的状态,实在不停飞行的。所以说,在我们为您推出的中国UFO悬案调查系列的第三季当中,今天将为您播出最后一集也就是第四集。那么关于发生在二十多年前,整个东北地区的那个神秘的飞行物现象,它到底是一U到底呢,还是柳暗花明,能给我们一个新的答案呢?

    郑德春是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的摄影记者,同时也是UFO观测站的负责人。1988年8月27日晚,他带领观测员们拍摄下的夜空不明飞行物,让他苦苦探索追寻20多年。事实上,就在郑德春拍摄这次不明飞行物的同时,全国有数以百计的地区的众多群众都目击了这次事件,方方面面的叙述,都在描述着这个美丽而神秘的物体。

    这是一个无比奇妙的不明发光体。它至少连续五天几乎同一时间出现在人们的眼前,照亮夜空,一边旋转一边喷射,更可疑的是,在不明飞行物的下面,还有一片清晰可见的雾一样的东西,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时隔20年,记者来到黑龙江省黑河市。我们要找的人叫项田华,他是黑河市气象局的工程师。记者跟随他爬上一个多年不用的气象观测台,20年前正是在这里,项田华和其他所有目击者一样,看到了并拍摄了那个令他永生难忘的神秘光球!

    项田华:1988年的8月25号9点钟,突然间看到西北部出来一个光团,然后出现了以后,由于这个东西由小变大,越来越大,当时我们就懵了,这是什么东西,从来没看着过。

    在连续错过两天的拍摄机会之后,8月27日晚,项田华与同事早早便将摄影器材架好,因为他们预感,这个奇怪的光团会再次出现!果然,天空中那个奇怪的发光体再次现身,同一时间,同一方位,这一次项田华没有错过,整个不明飞行物的全过程都被他的胶片捕捉到了!

    项田华:当时我们都是用的传统机,没有摄像机,怎么办呢?头一天26号的晚上我们就通知了黑河电视台,说第二天有可能还要出现这个情况。结果电视台真拍到了

    这就是黑河电视台20年前拍摄的录像片段,项田华辛苦保存至今,时间太过久远,但是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出现奇异现象的那个时候,人们心里有多么激动。

    一个光点急速升高,随即旋转扩散,光亮异常,而最为蹊跷的是,发光体旋转的过程中有一次明显的变向,从顺时针忽然转到了逆时针方向,这是在照片中无法看到的景象。

    而这段录像同时也揭开了之前照片中的一个重大谜团。那就是,不明飞行物下面拖带的一大片薄雾。录像中,发光主体有一个明显喷射向上的动作,而这个类似喷射的动作所带出的火光很快消散了,但是在照片中,却因为夜间拍摄的延时曝光而被纪录下来,就像是一条诡异的尾巴。那么,去除了这个疑点之后,那个旋转发光的东西的身份能否清晰一些呢?

    当年成功拍摄不明飞行物之后,项田华也一直在困惑。这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连续在夜空中现身,为什么如此瑰丽而诡异?

    项田华:什么东西飞来一个变化这么大的东西,在天上出来这么大一个光圈,然后还有一些光的现象,电的现象,都包含在里面了。但是我觉得,通过查资料看,排除了UFO,排除了天外的宇宙飞船,火箭掉下来什么东西,这也排除了。

    项田华苦苦钻研了十几年,终于将自己的看法在一本气象专业杂志上发表。他认为,他所观测和拍摄到的,是一次极其罕见的低纬度极光事件!

    项田华:出现极光的时候,应该它是靠近北极圈的,应该在北部,咱们看到的位置是西北方向。极光特点符合那么三条,第一个带有极光的特点有颜色,而且它在运行当中,所发光的过程当中,在高空有雾化现象。

    美丽的极光是太阳与地球大气层合作的作品。在太阳创造的诸如光和热等形式的能量中,有一种能量被称为“太阳风”。太阳风是太阳喷射出的带电粒子,是一束可以覆盖地球的强大带电亚原子颗粒流。太阳风在地球上空环绕地球流动,以大约每秒400千米的速度撞击地球磁场。地球磁场形如漏斗,尖端对着地球的南北两个磁极,因此太阳发出的带电粒子沿着地球磁场这个“漏斗”沉降,进入地球的两极地区。两极的高层大气,受到太阳风的轰击后会发出光芒,形成极光。而在我国,极光只有在黑龙江省漠河县这样临近北极圈的地方,才能有机会看到。而在黑河,从来没有过极光观测的纪录。那么多的目击者看到拍到的ufo,会是极光现象吗?

    主持人:那么我们说,黑河本身呢,因为纬度较低,相对于漠河而言,所以说基本上是不可能观测到极光的。再有一点是什么呢?我们看到的极光,就好像是人工在舞动一个绸子一样,但是这个绸子呢舞动的速度又比较慢,甚至有的人形容呢,它就好像是用电脑三维制作出来的。可是为什么项田华会认为这就是极光呢?我们再来看一看他当时拍摄到的那一段图像。那么这段图像很明显地,如果仅从它周围这个晕染效果而言,就像是我们说你把一个可溶物扔到了一杯水里,它转着圈儿打着旋儿地下去一样,但你如果说它是极光,有什么证据吗?虽然我们讲,极光就像舞动绸缎一样,但是极光本身我们对于它呢,还并不是十分了解,谁也不敢保证,这是不是就是极光的一个范畴。但是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讲,那么此次的这么一个不明飞行物的目击事件,它的范围是非常广泛的。最北到达了漠河,最南是在辽宁,最东边是到达了佳木斯,最西边到达了呼伦贝尔。如此广阔的范围内,我们都可能观察到北极光的出现吗?

    曹晋滨是中国科学院空间科学与应用技术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世界知名的极光专家,我们就此请教他的时候,他告诉我们,大范围观测极光并非不可能,但是必须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地球的磁层发生大规模的扰动,也就是发生超强的磁暴!

    磁层在距离地表三万千米以外,在那里布满了地球自身的磁力线,那里更是极光发生的根源所在。当太阳的高温粒子被磁力线捕获,便会沿着磁力线的方向进行沉降,而沉降区则集中在高纬度的极圈附近。只有在磁层发生大磁暴的时候,整个地球的磁力线才会下压,它产生极光区域也会相应的往中低纬移动。那么,在不明飞行物出现的时候,我们的星球周围真的发生过巨大磁暴吗?曹晋滨调出了地球磁层1988年8月底的监测资料,答案是,没有。

    记者:如果说,是因为磁暴的特殊而形成一些特殊的现象的话可以排除?
曹晋滨:可以排除,基本上可以排除。
记者:就是说它不是因为磁暴剧烈变化这一天特别大,或者这一天没有?
曹晋滨:对,因为只有大磁暴,刚才说了,只有大磁暴这种中低纬才能看见极光,可是这次磁暴非常弱。

    迄今为止,我们集齐了能找到的绝大部分资料,在这过程中,所有已知的自然现象都已经被排除,而飞机、火箭等常见飞行器的猜想,专家也给了否定答案。到此为止,如果说还有人为可能的话,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种神秘的飞行物了。

    导弹。这是一种与我们生活距离最远的人造飞行器。它神秘莫测,拥有我们知道和不知道的、强大的摧毁性力量。导弹的飞行技术能够做到那种旋转发光的轨迹吗?1988年不明飞行物的悬案发生在我国东北,而观测最为详细的地区集中在中俄边境。那么,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前苏联曾经在远东地区进行过连续的神秘的导弹发射活动呢?为此我们找到了国内知名的导弹专家,第二炮兵装备研究所的总工程师肖龙旭。

    肖龙旭:有这种可能性但是不太像这个样子。因为它当时机动它也不会这个样子,不会是这个姿态状况。不像是导弹,而像是发动机,像是导弹的推助器,俄罗斯的咱没见过,但是从他描述上来讲它具备这个能力。就是它可以变轨,可以急速可以下压,但是它不会这么转来转去又翻过来转。这种转法好像是不行。但是发动机有可能,发动机没有姿态了,乱了,它愿意飞哪儿飞哪儿,想怎么转怎么转,根本没人管它了,但是这种它不可控制。

    导弹与运载火箭一样,也是有着能与主体分离的助推器,在助推器脱离之后,导弹会继续前行、上升甚至变向。肖龙旭向我们讲述了这样一种可能。当导弹发射升空之后,其尾部的发动机会脱离弹体本身,而后会依靠本身强大的惯性向上继续运行一段距离。而这时,某些型号的导弹发动机会将自身所带的所有喷射口全部打开,向不同方向喷射火焰,产生乱转的现象,而在这个过程中,各个喷口产生的推力互相抵消,很可能出现旋转方式急速变化的现象。这种设想中的情况仅存于理论的想象之上,却从没有人真正见过。

    但是主张这是外星飞行器的天文学家王思潮对这个可能表示怀疑。

    王思潮:假如是人类发射的火箭,由于它失去平衡以后,它翻跟斗,它只是在一个方向旋转,它不可能再很快时间变成另外一个方向旋转,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它不是孙悟空耍的千钧棒,可以一下子转过来,不是这样,空间的东西是要按照物理的力学规律来进行运动的。
   
我们曾经模拟王思潮设想的那架神秘的外星飞行器的运动轨迹,但是真实的录像却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那么,有没有可能,我们从录像中看到的仍然不是真实的情况,空中的急速变向并非是看起来那么简单呢?

    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博士,从事天文研究工作二十几年。在这期间,他关注并且破解了很多看起来神乎其神的ufo事件。然而这一次,面对着20年前这起悬案,他也陷入困惑之中。

    朱进:结合它的描述,包括最后看到那个录像的资料,我觉得这些加起来以后那确实是一个反正我是觉得这是一个我无法解释的东西。

    2009年初,记者再次拜访朱进博士,据说他关于这件事情有新的想法。

    朱进:你单就照片或者直接的目击,实际上你是不知道距离的,这种观测实际上是人的一种经验来判断距离,这种经验其实往往是错的。就是说不管它有多远,我们是把它投影到某一个特定距离然后判断它有多大,或者判断它离我们有多远。对投影的理解可能很多人表现上不仔细想的话,其实这个投影它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儿,你仔细想它会很不一样。
 
    朱进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路--投影效果。当我们近距离观察一个物体的时候,我们的观察视角是三维的,可以很清晰确定地说出它的样子,它的大小,和它的运动状态。但是如果人眼看到的东西距离我们十分遥远,那么我们的一切常识性的判断将会失效。它的大小、形状、运动轨迹,都会成为垂直于我们视线的一个平面上的投影,这个时候,我们的描述都可能是错误的,因为我们根本无法再用三维的视角去断定。它不一定是真的垂直于我们的视线而运动,可能平行、可能斜交,我们却无法看到真实的状态了。

    假设,20多年前那次奇怪的现象真的是某种奇妙的投影效果,那么产生投影的东西又会是什么呢?

    朱进:我觉得沾点边儿的就还是某种或者导弹或者火箭的这种发射,但是就是说连续几天我想这是解释不了的,另外就是能不能解释它这个一圈一圈的这么清晰的螺旋形的东西。

    朱进协助记者进入国际空间监测系统,搜索所有可能的空间发射资料。在这份国际权威的空间发射跟踪报告中,根据1988年8月底那几天晚上我国东北看到不明飞行物的条件,所有已公开的空间发射活动无一吻合,无论具体发射的时间地点还是运行轨迹,都与我国东北看到的情况差之千里。

    在这段珍贵的国外导弹发射影像中,我们看到了发动机脱离导弹战斗部的真实场面。虽然拍摄视角与1988年我国东北那次不明飞行物目击不同,但是我们仍然可以设想,如果真如导弹专家肖龙旭所假设的,某个我们无法得知的连续导弹试射之后,发动机在夜空中脱离,产生奇怪的旋转,那么也许,在某个角度,我们的眼中,就会形成那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投影。

    回溯对整个事件历时一年的调查,20年多前那连续几个晚上出现的神秘物体,似乎是有意在给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制造困惑和谜团。它似乎符合很多我们已有的知识,但却像在开玩笑一般,又对这些猜测进行有力的颠覆。我们的足迹由一次偶然的观测介入这个谜题,从一组不甚清晰的照片到完整的录像,我们曾经一度怀疑那个不明飞行物是否真的来自外星,这件悬案,还有很多的疑点难以解释。

    朱进:其实很多事儿确实你看上去它是比较奇怪的,他就是说超乎我日常的经验。他会觉得可能这个东西看上去它不像地球上我们熟悉的现象。那这种现象他自然的一个推断,就是说我用现在已知的地球上所有的简单的解释都解释不了的情况,那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把它归成地外的原因。所以他就把它当成外星人的飞行器。你一旦解释称外星人的飞行器的时候,当然我想就是说在奇怪的事儿也有一个解释吧。

   主持人:其实看到这儿呢,可能大家会觉得怎么又是一个没有结果的内容呢?其实说真的,我们比大家还盼望这个事情能有一个圆满的结果。您说吧,UFO我们追踪了这么多年了,可为什么有不少目击者甚至都声称自己跟外星人有过接触,怎么等我们拿着摄像机的时候,别说是外星人了,就是比较清晰的哪怕看见一个碟子在空中飞,这种场面我们都没有遇到过呢?那么说实话我们的导演呢在此次的调查过程当中给您展现的只不过是他遇到的目击者当中的极少的部分,因为毕竟篇幅有限,而实际上呢,就在这个地区,有不少上了一定年纪的人对当年这件事情都是记忆犹新的。那么可能您会说了,你们找的专家是不是他们的看法有问题呢?我们不能这么去说,咱们要知道,所谓的专家,专家指的是在某一个领域当中非常专业,可是咱们这么想,无论是咱们的中科院也好,还是我们的各大院校也好,有哪一个学校有专门研究UFO的呢?就是您从整个世界范围来看,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这种官方的机构在进行研究。只不过有不少民间的爱好者呢,在从事类似的研究,当然在科学界里面也有一些人,他们认为这个UFO我们看到的不少现象实际上都是外星人驾驶的飞船。但问题就在于,我们到目前为止,没有找到任何的实证,换言之,你说天上掉下一颗陨石,我们说它是火星的,我们说它是来自小行星带的,那好我根据它的化学成分进行分析,都能够有的放矢地研究。而对于UFO呢,我们不是看到的,它是天象,一种很神奇的放光现象,要么就是一些目击者的报告,所以这个事情很多时候都是子虚乌有的。这给我们的调查也确实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非常高兴就是有很多像我们片子里提到的这些人,都积极地参与到这个调查工作当中来,我们也希望,今后有那么一天,这个机会能够轮到我们,能够让我们拍到真正的U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