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外星人传授我长寿秘诀的

金沙全部网址 www.humanitiesinaction.com 在这某历史性的会面中,外星告诉了凡·塔瑟尔(George Van Tassel)如何使普通人的寿命得到大幅度提升的秘密,于是促成了融合器的面世:一幢由16面拼接而成的白色两层穹顶建筑,据称可无限次给肌体细胞补给能量,使之恢复活力,为此凡·塔瑟尔孜孜不倦地奋斗了多年。

乔治·凡·塔瑟尔(George Van Tassel)

是外星人传授我长寿秘诀的

1910年生于俄亥俄州杰弗逊的乔治·凡·塔瑟尔(George Van Tassel),是目击者事件此消彼长的年代中一个传奇人物。他在20世纪50年代露脸,声望一度到达顶峰。与长发外星人的近距离接触、在加州沙漠召开的大型会议,加上传授宇宙兄弟珠玑箴言的异禀天赋,这一切奠定了他在飞碟领域内当之无愧的地位。

年轻时,凡·塔瑟尔即对航空产生了浓厚兴趣,后来他从高中辍学,开始在克里夫兰机场工作,并在那里获得了飞行驾照。20岁时,他前往加州,叔叔格伦经营的修车厂工作。之后,命运的介入改变了一切。在给叔叔打工的过程中,凡·塔瑟尔遇见了名为弗兰克·克里策的德国移民,他因犯慢性哮喘,退休后搬到加州沙漠地带,喜欢到圣贝纳迪诺县附近的兰德斯社区郊外探索矿藏。点子多多的克里策在当地一块大石头下面挖了一个洞穴,供自己居住,那块名为“巨岩”的石头曾被当地印第安土著看作圣地。

看到克里策身为沙漠探矿者和探险家的生活,凡·塔瑟尔深为向往,他说服叔叔借给克里策30美元,用以购置一些急需的采矿设备。作为回报,凡·塔瑟尔有权对最终产生的所有利益参与分成。可世事难料,到二战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人居稠密的兰德斯社区里谣言四起,说离群索居的克里策是个不折不扣的纳粹间谍,无疑是被派往美国,代表阿道夫·希特勒及其同伙执行危险任务的。听了这些无凭无据的指控之后,1942年,当地司法官员打算拜访克里策,弄清真相

非常不幸,司法人员本来是打算进行一次面谈,却很快变成了真枪实弹的较量。克里策嗅到了危险,于是躲进巨岩下挖出的屋里。而警察迅速作出回应,将催泪瓦斯弹丢进他的地下小窝。这可大错特错了。一两个弹药罐引着了克里策藏匿的甘油炸药,酿成悲剧,把克里策炸成了碎片。

1947年,凡·塔瑟尔辞去洛克希德公司飞机工程师的职务,向土地管理局递交申请,要求租用巨岩附近的一条已废弃的飞机跑道。土地管理局丝毫没有为难他,凡·塔瑟尔很快有了新房子:克里策那座山顶洞人式的地下寓所。他很快着手繁重的工作,重新修整了飞机跑道,还在地产上建起了q陕来吧”咖啡馆和度假牧场。

传说凡·塔瑟尔搬到岩洞里之后,震惊地发现墙上还残留着克里策的斑斑血迹。与他同母异父的妹妹玛格丽特·曼约的回忆,更增添了他的传奇色彩,她说霍华德·休斯本人(凡·塔瑟尔在洛克希德的同事)常常在周末驾机前来,享用凡·塔瑟尔夫人每周烹制的可口馅饼。好几年内一切如常——或者说,就一个拥有巨岩下沾满血迹的洞穴、与才华横溢的霍华德·休斯共进馅饼的家庭来说,没有什么非比寻常的事发生。

是外星人传授我长寿秘诀的

但1951年的一个深夜,外星人决定前来与凡·塔瑟尔交好,于是一切改变了。 凡·塔瑟尔主动提到,那一晚他正四仰八叉摆成个大字形躺在沙漠地面上“冥思”,突然间移身到了一艘位于地球轨道的巨型UFO上,在那里他遇到一群自称“七光理事会”的外星人,他们跟通常的宇宙兄弟一样,就人类罪大恶极的行径向他滔滔不绝地演说了一大通。这个时间段里,罗伯特·肖特牧师——20世纪50年代早期目击者团体里少数目前仍健在的成员之一——有幸亲见凡·塔瑟尔,见证他冥思、召唤宇宙兄弟。1952年的一天傍晚,肖特感到内心有股不可抗拒的力量,驱使他驾车离开位于亚利桑那州的家,来到加州寻找“‘巨岩’下和太空人交谈的人”。

加州兰德斯北的巨岩,外星人目击者乔治·凡·塔瑟尔曾于其下与宇宙兄弟神交

是外星人传授我长寿秘诀的

肖特相信,缥缈的外星之声指引他来到巨岩,目的是为了确保他与凡·塔瑟尔的相遇。他们的见面让每一个目击事件追随者都深感嫉妒,当晚深夜,肖特来到巨岩,凡·塔瑟尔的妻子邀请他参与丈夫的冥想——这个邀请当然是肖特求之不得的。肖特说,在那个历史性的夜晚,他和凡·塔瑟尔进入变动意识状态,接收到外星人传达的有关原子武器、和平与善意的讯息。

此外,肖特还说,1958年10月10日傍晚,他在加州天堂峡谷直面“一个碟状物体在地表悬停……直径约1O米,高度约6米”。飞船里走出个“人”,大概“1.8米高,面部轮廓精致,颧骨高耸,及肩长发在风中微微飘动”。那个实体告诉肖特, “我们得着陆调整飞船动力系统”,然后回到那艘太空载具升入夜空。如你所料,肖特的世界观被完全改变了,他终于扛起了目击者的大旗,直到现在也还勇敢挥舞着那面旗帜。

是外星人传授我长寿秘诀的

现在让我们回到凡·塔瑟尔的问题上来:1953年8月,凡·塔瑟尔宣称他终于见到了活生生的外星人。他的外星朋友来自金星。据推测,在这次历史性的会面中,外星人告诉了凡·塔瑟尔如何使普通人的寿命得到大幅度提升的秘密,于是促成了融合器的面世:一幢由16面拼接而成的白色两层穹顶建筑,据称可无限次给肌体细胞补给能量,使之恢复活力,为此凡·塔瑟尔孜孜不倦地奋斗了多年。

融合器的工作原理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与穹顶有关,据称这种神圣的几何形,能聚合地心深处散发出的神秘能量;二是认为我们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波长”,能与融合器中散发出的无数波长产生共鸣,最终形成一种稳定持续的蜂窝状结构,可用以补充能量。正是如此,通过将神圣的几何形与我们自身的神秘“波长”相结合,很快即可挖掘出永生的潜力。融合器最终于1959年落成——毫无疑问也是凡·塔瑟尔高超建筑技术的象征,它完全是用木材和混凝土筑成的,没有使用一颗钉子或螺丝。

融合器最终于1959年落成——毫无疑问也是凡·塔瑟尔高超建筑技术的象征,它完全是用木材和混凝土筑成的,没有使用一颗钉子或螺丝。

是外星人传授我长寿秘诀的

关于外星人,凡·塔瑟尔手里还有别的策划。1953年至1978年间,他组织了每年一度的巨岩太空飞船例会,其鼎盛时期曾吸引超过一万个听众,到场的发言嘉宾包括杜鲁门·贝休伦、奥菲欧·安格鲁斯、乔治·亚当斯基等。他还成立了“普遍智慧部”和“普遍智慧学会”,用以传播他号称从外星朋友那里——以“心灵共鸣”的方式——获得的大量丰富讯息。

但和亚当斯基一样,我们通过翻阅凡·塔瑟尔的联邦调查局监视档案(1953年至1965年),才得以对他自身的心理、信仰和宇宙事业生涯有了真正的了解。

是外星人传授我长寿秘诀的

据联邦调查局记录,凡·塔瑟尔与外星人早期接触之后,就积极筹备《普遍智慧学会纪要》(Proceedings of the College of Universal Wisdom)豪华版,那是他自行出版的简报,用作他和外星联络人宣传的媒介。第一期中,凡·塔瑟尔的两名外星联络人“德斯卡”和“龙多拉”建议凡·塔瑟尔的门徒“卸下束缚心灵的镣铐,丢弃恐惧的障碍,驱散自私心理和对物质条件的欲望”。

联邦调查局记录还显示,标署1953年12月1日的那期纪要里,凡·塔瑟尔说他“收到飞船操作人员发来的消息,主要内容是‘空间站斯查尔总指挥’阿斯塔下达的命令,要求联系位于俄亥俄州代顿市赖特一帕特森空军基地的空军情报部”。联邦调查局还以担忧而迷惑的笔触提及一件离奇的事,凡·塔瑟尔曾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告知空军:“我们已全盘获悉当前为攻防战役而制定的毁灭性计划……眼下我们不会干涉引发毁灭性战争的态势,但一 旦情况紧急,我们将以维护太阳系安全的名义介入。这是一个善意的警告。”

此后不久,悠卡河谷一位居民致信联邦调查局,问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该局是否想过,凡·塔瑟尔其实是受雇于苏联的密探。也许此时联邦调查局首次有了这般怀疑,却也没有浪费时间去调查。1954年11月12日,空军特别调查局的S.阿弗纳少校会见了联邦调查局方面与空军的联络人N.W.菲尔考克斯,探讨围绕凡·塔瑟尔滋生的种种争议。几天之后,阿弗纳再次会晤菲尔考克斯,告诉他赖特一帕特森空军基地的空军技术情报中心(ATIC) “获取的凡·塔瑟尔相关消息显示,他就飞碟问题与他们有通信往来”。在权力中心内部,谣言愈演愈烈。

是外星人传授我长寿秘诀的

空军这话极可能指的是凡·塔瑟尔写给ATIC,传达阿斯塔命令的那封信件。最终,也是情理之中,空军主动提出“向联邦调查局进一步汇报详情”。阿弗纳少校与菲尔考克斯详谈之后,两名身穿黑衣的联邦调查局代表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清晨,他们驾车穿过严酷的加州沙漠地带,到巨岩底下的小窝会见凡·塔瑟尔。一份标署为1954年11月16日的文件,记述了如下内容,典型的一本正经的官僚腔:

说到太空人与太空飞船,凡·塔瑟尔宣称,去年8月的一个晚上,他和妻子在巨岩旁的露天区域睡觉,大约凌晨2时许,他被一个太空人唤醒。这人会说英语,穿着一件灰色连身服,类似于运动服,但又没有任何纽扣、口袋,也看不出有线缝。据凡·塔瑟尔所述,此人请他检查一艘降落在巨岩飞机跑道上的太空飞船,也有可能是一艘飞碟。凡·塔瑟尔说那是一艘类似于碟状的钟形飞船,具体直径大约1 1米,属于现在定义的侦查类飞船。这艘飞船上还有5名男性,穿着同样的服饰,各方面都与地球人并无二致。

联邦调查局记录尚未结束:

凡·塔瑟尔说,飞船上的三个人都是哑巴,不会说话,仅通过思维传输交谈,飞船的航行也是通过思维控制来操纵的。据他所述,那群人的发言人称,自己之所以能说话是因为受到了家人的训练。发言人说地球人的日常工作中使用了太多金属,由此导致无线电频率不规律,致使思维传输的发展遭受极大阻碍。据凡·塔瑟尔讲述,这些人来自金星,绝无敌意,也不会以任何方式伤害这个国家或其居民。他宣称,他们没有携带武器,太空飞船也没有武装。他还提到包围太空飞船的力场,可以屏蔽任何地球人所已知的探测。凡·塔瑟尔称这艘飞船于20分钟后离开地球,再也没有回来。

联邦调查局人员说,凡-塔瑟尔告诉他们,他“通过与太空人之间的思维传输”,确定第三次世界大战近在咫尺,这场战争“规模宏大”并“具有毁灭性”,且可在《圣经》中得到确认,而“太空人热爱和平,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参与或挑起战争”。一丝不苟地记下这些之后,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将注意力转向凡·塔瑟尔的著述:

在玄学信仰与研究的基础上,他每两月出版一期名为《加州悠卡河谷普遍智慧学会纪要》 (Proceeding of the college of Universal Wisdom,Yucca Valley,California)的小册子。他宣布这是免费刊物,邮发名单已从最初的250份增长到了1 000份。凡·塔瑟尔宣称,这份出版物寄往全世界诸多个人、大学、政府机构,甚至还转交给华盛顿特区的联邦调查局。他说自家农场4万平方米的地产已捐赠给了学会,还提到许多建筑均未使用金属材料,故而符合太空人的要求。

1960年4月,凡·塔瑟尔应丹佛UFO调查社之邀,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菲普斯大礼堂作了一场讲座,持续时间很长。在该社和凡·塔瑟尔不知情的情况下,有一名在场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对每一个词、每一个音节,以及所有具体细节都仔细作了记录。有如下的详细联邦调查局报告为证:

讲座之初安排了一段45分钟的电影,内容包括几张传为飞碟的照片,以及对来自各行各业的众多目击者进行的采访,讨论他们亲眼所见的UFO。放映结束之后,乔治·W.凡·塔瑟尔开始他的讲座,凡·塔瑟尔说他参与“飞行运动”已经50多年了,目前在加州经营一座私人机场,拥有民用航空局许可。他个人有过多次飞碟目击经历,也曾与上百个见过飞碟的人交谈。他说曾有来自外太空的人拜访过他,由此,有必要将事实真相告诉美国人民。而他现在几近退休,孩子也已成年离家,他感到自己应当做点贡献,故而积极投身这一运动。

他讲座的主要部分,是解释《圣经》中某些事件与太空人之间的联系。他说《圣经》中唯一一次直呼“上帝”,是在开篇的宇宙创造之时,而此后对他的所有指称都是“天上”。他说,这是由于人类(即太空人)是上帝(原文如此)创造的,在太初鸿蒙之时,太空人来到地球,在这里播下动物,那些史前动物体温有40.6摄氏度。然而后来出现了地轴倾斜,致使地极偏移,热带气候和寒带气候调了个个儿。地轴倾斜之后,生命维持温度变成了57摄氏度,于太空人很相宜,于是他们在这里建立了殖民地。当时留下的只有男性,打算日后用供给船把女性送来。

这在《圣经》中的反映,就是亚当起初没有伴侣。他说亚当并不是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种族的名称。凡·塔瑟尔说这个种族后来与“直立行走的智慧生物”,即夏娃族(原文如此)通婚。等到太空人乘供给船归来时,他们看见了眼前的景象,没有降落。由于与亚当族同源,他们一直关注着地球人。

他说《圣经》中这类例子不胜枚举,譬如摩西接受《十诫》。他说《十诫》实为太空人的律法,不像地球人只是当耳旁风念过就作罢。此外,来自天堂的吗哪其实是太空人提供的面包。

他还谈道,当地民间故事中也有反映,比如美国印第安人传说,欧洲人所不知晓的玉米和土豆,是由一条“火舟”送来的。还有古老神话中的有翼战车和有翼白马,都是从天而降。他说耶稣由玛利亚所生,而玛利亚其实是太空人派往这里的妊妇,来向地球人示范正确的生活方式。

他说太空人多年来一直在关注我们,努力帮助我们。他们派到地球的专员,外表和我们并无二致,却和耶稣一样拥有读心的能力,这其实是他们交流的方式,许多太空人都不会说话,不过一部分受过训练的人会说地球的语言。凡·塔瑟尔说,地球上的太空人都装备有“水晶电池”,能够在身体周围发出一种扭曲光波的磁场,故而太空人都是隐形的。他说这就是各类鬼故事的来源,诸如凭空出现的脚步声、门自动打开及其他现象等等。

联邦调查局对凡·塔瑟尔的关注绝对淡化了:1965年4月12日的一份联邦调查局报告中,他被描述为“自封准宗教组织牧师的怪人”。同年,洛杉矶联邦调查局递交给胡佛一份类似性质的备忘录,长达数页,内容切入要害,毫不留情地给凡·塔瑟尔起了个绰号:“精神病例”。

该局有关凡·塔瑟尔的卷宗里,最后一份文件是1965年8月17日寄自一名普通民众的信件,寄信人表示,他相信凡·塔瑟尔散布的飞碟言论不利于国家的福祉:“我认为,这位先生利用消极的宗教观点,对我们的政府横加指责,这么做具有潜在的负面影响,且与美国利益相悖。”联邦调查局显然已懒得再去理会凡·塔瑟尔和他的外星人盟友,没有就这一问题采取相应行动。不论是凡·塔瑟尔还是所谓的他与宇宙兄弟共同探险的细节,都无幸再次荣登密宗文件页面。但他还不打算从玄奥的UFO世界撤出。

凡·塔瑟尔的年度例会持续召开,直到20世纪70年代。但它的黄金时代早已逝去,正如UFO权威专家吉姆·莫斯里的评论:“……最终使它销声匿迹的,是1970年出现的众多摩托飙车族,他们情绪激动,极不好惹,不再是凡·塔瑟尔在战后新时期曾迎和的温和人群,令他稍微有些倦怠了。加州飙车族可是没法糊弄的,但同时,也造就了一番热闹非凡的景象。”

凡·塔瑟尔死于1978年2月9日,终年67岁——他死后,曾有计划将融合器改建为迪斯科舞厅,倘若这一提议得到通过,定会让凡·塔瑟尔在坟墓里也待不安稳,幸而这样的事并没有发生。直到今天,融合器仍然如几十年前一样矗立着:它仍像一颗磁石,吸引信男善女前来,期望能在此让肉身重获青春,与外星国度的居民心灵交汇,像凡·塔瑟尔一样冥思。融合器甚至挺过了1992年席卷当地的一场里氏7.3级大地震,这成了它能量无穷的有力证明。